玉苍山国家森林公园
如果有人问你,清明在苍南可以去哪玩?就把这条甩给他
2019年苍南最美旅行日历出炉!在最美的时光...
名作家笔下的苍南丨芳邻相约 山海苍南
冬天就是要“浪”!带你去苍南这个滑雪场!
在苍南 我想陪你从“壹”变成“亿”…
名作家笔下的苍南丨芳邻相约 山海苍南
浏览次数:2385  发布时间:2019-1-23    
2019-01-16 07:04  |   苍南旅游

一直以为苍南是个山区旮旯。模糊知道它和福建比邻,意识里总是觉得那是个山旮旯里的邻居。从厦门乘动车,两个半多小时就到。接站的人用一种陌生的语言,和司机同伴说什么,之后用普通话告诉我,苍南三面环海,是个海洋大县。而他们说的话,正是闽南语。因为,苍南很多人都说闽南语。估计是腔调不同,主要是我也不会闽南语,所以,我听不出那就是“乡音”,但是,我最大的惊奇是,苍南竟然是个海城,而且是个美丽的海城,拥有东南沿海最美丽的大海湾。天风、海浪、巨石、金色的沙滩,海城的风骨,它都有了,而且它的海岸线和沙滩,如此风姿卓绝。

真是一个美妙的芳邻。从厦门到苍南,以一双海的眼睛,投望另一片大海。

苍南县位于浙江省最南端,浙闽交界地,濒临东海,环绕着“长三角”有168公里最美的海岸线,全县陆域面积只有海域面积的三分之一,全县的风景区总面积两百多平方公里。到了苍南,才知道踏进了一个丰富的、罕见的旅游资源之境。

但第一天,苍南之海,并没有展露悦色和颜。我们入住渔寮大沙滩边的度假山庄,房间的窗口就对着大海。天空低沉,灰色的大海,海浪奔腾。辽远的深卡其色沙滩上空无一人,狂风凛冽,沙滩边的一排排旗帜,吹得旗面如刀,欲飞离旗杆。凭窗站了很久,猜想天气晴朗、游人如织的喧腾。可以肯定的,厦门好地段的沙滩,一到好天,人欢狗闹,尤其是夏日的海湾,远看那些斑斓嬉水的人群,恍若大海丰收的各色水果。一个长在内陆的朋友来到我房间,陪我一起看着苍南狂风中的迷蒙大海,看了一会,竟按捺不住,说很想去沙滩上踩踩沙。我不敢去。这正是咆哮的海天。

真正迈进这个长 2000米、宽 800米的渔寮大沙滩,是次日的下午。海天比前一日温和,阳光清淡,若有若无,沙色虽然暗沉,但看得出依然是一湾好沙。能想象出阳光下,这个亚洲大陆架上最大沙滩金色的奢华。在台湾,海水蓝绿、海浪雪白、黛色的礁石演绎出另一种酷烈风情,渔寮大沙滩却令人松弛恬淡。厦门的海湾没有这么大,厦门人又痴迷金色的沙滩,有些沙滩退化了,我们就购买金色的沙子,覆盖上去。不知道这样人工美容术,是否经得住大海日夜拍袭。但可见海边人对美丽海景元素一样的珍惜热爱。

新月形的渔寮大沙滩,有万人容量,整个景区海岸沙滩上,到处是奇礁怪石,来自内陆的女作家葛水平拍了许多靓照。不过,我们没有找到传说的音乐石,说那些大大小小重重叠叠的礁石,是空心的,用小石头一敲,能听到大鼓、小鼓、小锣的声音,让人狐疑是个婚庆乐队。渔寮大沙滩附近的南山,据说还有许多吊诡怪洞,潮声洞、金沙洞、观音洞、水帘洞、石笋洞、象鼻洞、蝙蝠洞,还有座人形奇礁,被称为“十八罗汉”。

渔寮海鲜的生猛,要单独说一句。我基本是吃遍厦门海鲜了,海鲜控。不过,渔寮一吃,感觉苍南的生猛,是真生猛啊。那个叫“黑海舰队”的,我的天,就像端上一盆墨水。大家有点忐忑地下筷子,墨鱼块上来了,白中带黑。苍南人说,补啊大补!我吃了两块墨鱼,但实在没有勇气问津那个大补的浓墨水。可是,他们就这么吃。我知道厦门人不仅要把那个墨汁袋摘除,还要剥掉墨鱼的外皮,只留下雪白的肉身。这是一。还有“豪情满天”,就是新撬出壳的生海蛎,原生状态装盘上桌。也许他们的水质干净,沙滩上也看到养殖着日本人订购的“天下第一鲜”的文蛤,所以,估计渔寮的海蛎生吃不考验肠胃。反正在厦门,这是断断没有人敢这么生猛的,至少我从未见过。厦门人吃海蛎煎、海蛎汤、海蛎紫菜煲、炸海蛎。全部是动火烧煮的。可见两地生猛级差。要图海鲜生猛的人,应该来这里生猛一下。

渔寮风景名胜区,是国家AAA旅游区,以山青水绿、沙净海阔、浪缓礁奇遐迩闻名。

那个晚上,一干人酒后,沿着海浪轻卷的海岸线,从酒店步行往下榻山庄。记得沿岸路灯微黄,大家的醉步在海风里蹁跹颟顸。低矮处,海水漫过石径,夜色中,听到醉醺醺的惊脚之声。

吃完美食就上山。玉苍山也是国家AAAA级旅游区。我们是先乘车,盘山而上许久,到深山里的玉苍山庄打尖,歇口气,次日再登山。所以,感觉登得轻松微汗而已。主峰海拔才900多米,但是,山不在高有仙则灵。这座国家级森林公园果然引人入胜。玉苍山以玉海怪石和山顶平湖著称,但是放眼林木郁郁,奇石坐卧、景象万千、泉声盈耳、松涛清爽。在我看来,一座山,只要有两个元素突出,就能卓尔不群,一个是林木茂盛,再一个是巨石兀立。如果整座山有这两个元素始终穿插呼应,那么这座山,就充满了情节与传奇。俯仰天成,移步换景,随时邂逅奇景横空的震撼。据说,玉苍山主峰为南雁荡山余脉,海拔900多米的顶端几乎年年雪花飘洒,但山上山下温差两重天。主人说,此行最遗憾的是,我们来的比花期早,按正常花期,这里本该是万山红遍,到处都是杜鹃的恣肆。不过,我看也不可惜,领略红花汪洋是一种火热风情,茂盛的绿林和巨石的千年守望,是另一种令人心灵沉淀的默契。

这个景区,以日出、玉海、岚雾为三绝。仙人碇步、石瀑岩、石海覆舟、望天龟,令人如处仙境。这座山的石头太多了,还有很多两头相通的石洞。其中的许多石头相连起的地下迷宫,竟然长一公里多,洞内空间多变,洞洞相通。主人呼唤我们进入迷宫,但大家在汪洋石海上空的绳索桥上,一步一荡地回应,究竟还是不去了。

苍南,春秋时为东瓯越人地。秦统一中国后,属闽中郡。汉高祖五年(公元前202年)于闽中故地置闽越国,属闽越国。和厦门一样,苍南属亚热带海洋性季风气候,冬暖夏凉,年平均气温17.9℃。在浙江,它是温州模式的主要发祥地,也是全国县城经济基本竞争力百强县之一。

(原标题《名作家笔下的苍南丨芳邻相约 山海苍南》,编辑 谢甜泉)

 
 
玉苍山国家森林公园
温州瑞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 提供技术支持 浙ICP备09001156号